首页 >智能

流浪大师离开之后

2019-11-09 13:00:33 | 来源: 智能

在遭遇多日的“爆红”(围追堵截)之后,“流浪大师”沈巍终于不堪其扰。3月25日,沈巍坐上了一辆豪车离开,只留下了六个大字:沈先生已离开。

在最新的短视频里,我们发现他理了发,剃了胡子,穿上了新衣服,整个人焕然一新。之后,他到了派出所补办了新身份证。有人说是政府出资把他请走了,也有人说是某富豪出手相助,更有人说流浪大师要正式出道了....到底流浪大师要去哪儿?没有确切的消息。

那这场网红活捉大师的闹剧,是告一段落了?还是说,新的一场闹剧即将开场?

流浪大师离开之后

在大师爆红的七天里,百度搜素一共有5910000个结果。有人看热闹,有人追捧,有人蹭热度,也有人斥责......以下整理自一些媒体的精彩评论。降温之时,正是冷静反思的时候。

流浪大师离开之后

01

沈巍非有高深才学,也非极度贫穷,只是看上去其身份与才学有反差而已,为什么他能如此走红网络?是因为社会大众以讹传讹,还是因为人们渴求一个幻想的传奇?或者只是一群功利主义者在争相消费一个故事?

表面上都是,但本质上都不是。

一切悲剧的深处都有人欢喜,正如一切喜剧的深处都有人悲伤。

沈巍被摆进橱窗时,凡庸之辈可在一个读书人的潦倒中感到自我庆幸,叛逆期的青年可通过追捧一个“流浪大师”表达个性,而围观者可惬意地跟随“意见气候”以作自我认定......如此而已。

也许,还有一点不那么引人注目:沈巍成为话题,实际上寄托了无数人潜意识里对这个非文化时代的抗议。

仅就生活观念而论,在沈巍的围观者中,也许没多少读书人。其实,如今在专业读书的同学们中,也少有心志澄明的读书人。而沈巍其人,言谈举止,还真是一个读书人。

沈巍在疯狂的追捧中,能神态自若地说,自己爱读书是真的,但学问还是不行。

这是斯文。

沈巍曾说:“读书人一辈子有个理想,最好的像诸葛亮一样,出将入相。如果做不到,就学杜甫,忧国忧民。”这话很正派,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大多如此,经世致用,外儒内道,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,这观念有什么错呢?

其实,我认识的一些读书人也有类似的初心,像沈巍一样,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学富五车,可以为社会做一番贡献了,但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主流弃若敝屣。不同的是,沈巍沦落在街头,而更多的读书人潦倒在苟安里了。

【杜骏飞 】

(来自:“杜课”微信公众号)

流浪大师离开之后

02

说沈巍是“大师”,我都没弄懂他是哪方面的大师,有说他是“国学大师”的,这个称号说出去都臭街了,我觉得显然不符合沈巍的身份。还有人说他是“流浪大师”,大概是形容他算流浪汉里最有学问的吧。反正,不管是什么“大师”,有了这个名号就可以膜拜了。于是,我们看到了乌泱泱的人群包围了沈巍,这里面有人是真喜欢,有人是可怜他,有人想靠他赚流量挣钱,还有人恐怕是集体无意识,就像街上有人打架,围观看个热闹。你说你图什么?有工夫去买本书回家看看,比这也强啊。

当然,给一个人贴标签,是让他迅速走红的好办法。先不管准不准,Low不Low,贴上再说。金钱和互联网结合,带来了好多势利眼。

这个时候,我还挺佩服沈巍本人的,他说自己爱读书是真的,但学问还是不行。这是他迷人的地方。

【老猫在村里】

(来自:“大家”微信公众号)

03

大师就大师吧,反正我们这里的大师多了去了,根本不在乎又多一个。骗子文怀沙这样的水准,还真的未必能超过这个地铁流浪汉太多,尚且被尊称为大师好多年。那么,这个读书水平超过抖音网友加快手网友的流浪汉,被喊一声大师又何妨?

我只是想,于丹之类站在讲台上,被人喷成那个样子。如果她们都变成菜场大妈,能说几句论语,恐怕也一样会被尊称为大师。

但是,一个流浪汉大师又有什么用呢?曳尾于涂,那些书都白读了。

抖音上的“沈先生”、“沈大师”火了,现场人山人海,上百个网红微商围着他蹭流量。

朋友圈里因此出现了特别义愤填膺的声音,认为那些蹭他流量的人,是拿他的异常来做戏,是在努力塑造虚假的真善美,是对流浪汉“沈先生”的反复侮辱。更有以精英的批判姿态说,围绕“沈先生”做戏蹭流量的人,反映出我们这个时代的某种病症:极度匮乏,极度冷漠,又极度虚伪。

嘿,得了吧。

也不睁开眼睛看看,就目前的公共事件而言,除了“沈先生”这样的街头娱乐内容,哪里还有可以置喙的空间?

所以说,我们这个时代的病症,如果是极度匮乏,那么请问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匮乏?如果是极度冷漠,那么类似于老人跌倒不扶、摄像头损坏、临时工背锅的事情,又是怎么造成的?如果是极度虚伪,那么最大的虚伪、官僚、推脱、粉饰,又是谁在实施?

我的意思是,当我们只能看抖音,看快手,并且不敢为这样的逼迫呛声的时候,我们就只能忍受现在这样的结果:什么都不要说了吧,看看抖音网红“沈先生”吧。

【云龙山i 】

(来自:“象甲”微信公众号)

04

屏幕这边的我们对着视频百思不得其解,屏幕那边的拍摄者正在陷入更深的疯狂。

从陆陆续续发表的媒体报道来看,网红们像出游打卡一样抢着和沈巍共同出现在镜头里,趁着沈巍读书、捡垃圾的时候,非要上前凑;沈巍接受媒体采访时外面伸着无数贪婪的手机自拍杆。“师娘”开始签书发售了,签名写的就是“师娘”;短视频太多难再出彩,有人打算组成小组带上沈巍演情景戏。大批大批的人涌向沈巍借宿的废弃的楼房,争相与沈巍握手,急切的程度仿佛看见最爱的偶像,而每天天亮时分,手机和人们焦急地等待沈巍现身。

“沈巍,该起床了。”网红们起早贪黑,在外面围堵沈巍。

“不说吧你们也不走,我说了吧,我看你们的样子更不走,基本上这几天我每天只睡两个多小时,亏得老天爷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。”沈巍无奈说道。

流量明星有资本请安保、住保护措施完善的住宅,可身无长物的沈巍只能赤裸裸地暴露在镜头之下,任围观的视线侵犯他最后的隐私空间。

都疯了吗?有人反驳说他们才没疯,每一个镜头背后都是钱。但他们知道吗,现在表现他们有多疯狂的小视频和文章,渐渐挤满了我们的视野——故事既荒诞又迷惑,像是剧作家故意编排出来讽刺世界的黑色闹剧,最讽刺的是它正真切地发生在上海这座城市里。

而情节发展到这个地步,剧情已经和读书、和问道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,人们关心的是“沈巍”,一个除了流量和利益之外没有任何意义的“沈巍”。

我想从以往的储备中寻找能解释人们为何疯魔的钥匙,但是没找到。福柯的《疯癫与文明》,分析的是理性时代的“疯癫”,“疯子”如何被展示,如何一点点地剥夺人权,非理性的体验如何遭到异化而被人们所抛弃,而它没有料到,当全景监控社会通过直播镜头实现的时候,被展示的“疯子”在围堵下竟然保持着理性,而围观“疯子”的人变成真正的“疯子”。

【榕小崧】

(来自:“新京报书评”微信公众号)

05

沈巍讲那些所谓德与才的关系,人与人相处之道,一点都不高深,围观者又何曾不明白。

他们之所以持之以恒地赶来“听课”,其实不是为了听这些道理,不过是为了得到一种与众不同的体验,围观一宗不寻常的事件,而这无关乎同情,只是一种猎奇。

【人民日报】

06

小丑不在殿堂,在奔往直播的路上,出现在和流浪汉的合影中。

【知乎网友@执法的力量】

后花园还有更多有趣内容.....

是什么支持着民科偏执的梦?

度神油

西地那非网友评论

印度神油2元一片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的功效

猜你喜欢